Thursday, October 30, 2008

予生

(注:此文根据我的梦境改编,由本人口述,吉力撰写)

我和那些生命中最好的朋友。是的,一个人不能没有朋友,朋友是这个浑浊的世界中还唯一残留有纯洁的东西。
伴着落日,我们愉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沿路变换着的光景在夕阳下绰绰生辉。
我们说着笑着,时光五彩的从身边流逝,划出灿烂虹,若不是那些煞风景的白色粉末的飞扬……我们开始注意这些,眼睛所能及的地方到处都洒满了石灰粉,呈现着死气的白色。它就那么无辜的随风摆弄着身躯,与某些一触即发的东西做着沉默的斗争,在人类脆弱的神经上跳最后的探戈,不是华丽的落幕就是以一场没有结局的结局寥寥收场。
我们继续向前走,只是道路的前方。气氛开始被莫名的不安笼罩,沉默着……
救护车呼啸而过,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伸进柔软的皮肤里,一瞬间割裂的疼痛。晃动的蓝色,一明一暗刺激着敏感的眼膜,直到将这种恐惧的颤抖传至神经末端。

发生了什么?

救护车上散发出强烈的臭味,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巨大的停尸间,腐烂的味道极尽所能的张扬着它的触角,透过鼻孔,窜进大脑深处同理智搏斗。那是一种恐惧--是什么样的尸体发出如此难闻的味道,这绝不是简单的死亡。

一名记者惶恐的告诉我们,我们出不去了,前方设有关卡,没有身份证的人只能留在这里,等明天或许可以出去。他停顿了一下,喉咙上下一动接着说:不要喝自来水……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表情异常的凝重,有些词是说不出来的,有些结果也是无法避免的。绝望开始浮现在我朋友们的脸上。因为他们都没有带身份证,等待他们的不是死亡就是毫无希望的救赎。

走还是不走?
走就能生存,不走就等于死亡。
我握着身份证,忽然发现这生死存亡的关头,理想——笑话!人始终是人,高尚的只能被赞颂,赞颂的只能是已死亡的,死亡只不过是被抛弃的弱者才有的结局,弱者不过是面对强大的人性只会逃避的傻瓜,傻瓜就是一起手拉着手唱歌然后一起手拉着手跳悬崖的笨蛋!
我不想死,谁也不想死。
他们表情复杂,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看着我,看着远处的出口。那种沉默就像一张网不断的勒紧我的身体,被恶臭窒息着,被石灰粉嘲笑着,被一双双熟悉的眼神凝视着,如同地狱般寒冷。
我必须要走,我要回家。
我转身奔向出口,那些脸在我的脑海里好像已经成了躺在冰冷钢板上的脸,一张白布下的脸,散发着异臭的脸,朋友们,永别了。

穿过关卡,我低头走过那些横在道路中央的军车,巨大的投影盖过了我的影子,这还是我熟悉的街道吗?我的家又会怎样?
到处是武装先进的坦克和装甲车,甚至有面向天空的导弹,那尖儿直冲向某个目标,那轴轮将驶向某个方向,那种冷酷的色彩在血色的残阳下,绿的让人生畏。这路,静的让人觉得可怕,活着是种奢侈的装饰,我就像是这巨大背景下的一组移动的物体,成为一切的焦点。这焦点太刺眼,我甚至睁不开眼去看,凭感觉畏惧着,谨小慎微的活着。

我拼命往楼道里跑去 想着要回家的迫切心情在三楼的时候彻底崩溃。
为什么他们要把楼道的木板拆掉?
我要回家!
被压抑的恐惧突破了极限,我疯狂的阻止他们那种行为,请让我回家,请让我上楼--
可惜,没有人理会,也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,他们执意的拆着木板。我夺不下那些木板,因为他们也要逃走,人在生的欲望面前是平等的。他们要逃离这可怕的地方,逃离这带有瘟疫而又被遗弃的地方。
最终只剩下空荡荡的架子,风呼呼的灌向里面,灌向我的身体。

一切都完了
我的朋友
我的家
我真的只想活着
泪流满面……

5 comments:

吉力 said...

其实不过是借着你的梦我的字发泄一下

xiaoyemaoflm said...

彼此互相发泄...

Anonymous said...

#/$%!=0»$§{'\. I hope you understand like i the chinese.

Anonymous said...

Nice but I´m not underst.
infelizmente não entendo chines, mas o blog esta muito bom com um trabalho bem diverso.
Sucesso.

xiaoyemaoflm said...

Portuguese...@_@